禁止离婚陆少夜夜跪地轻哄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01人

小说介绍:他冷落她、苛待她,他们的婚姻犹如牢笼。乔熏全部忍耐,因为她深爱陆泽! 


禁止离婚陆少夜夜跪地轻哄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02.jpg被怼得哑口无言。

    默了半晌才嘀嘀咕咕开口:“总算敢供认了。”

    萧北凛正动火着,电话响了。

    那侧,萧家老爷子的动静传来:“在京港?”、

    “在。”

    “江家那儿来音讯说江家老爷子在京港出事儿了,你去看看什么事儿。”

    江家?

    陆泽?

    萧北凛明晰,抄起沙发上的外套出门,多方刺探找到 时,报出江老爷子的姓名, 里的人看他的目光都较为奇怪。

    “什么联系?”

    “朋友。”

    “那等等吧!”对方言语间带着不耐烦。

    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萧北凛看见审问室的门被人摆开,一袭黑 大衣的男人从至暗走到至明,阔步而来,将 的走廊当成了自己家似的,悠闲自在。

    陆泽看见萧北凛时,夹在指尖的烟悄悄隔空抖了抖烟灰。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萧北凛对陆泽的防备之意尽显无遗,而后者,大约是坐着正牌老公的方位,较为漠然。

    “没想到在这种田方能见到陆董。”

    陆泽抬手抽了口烟:“能在这儿见到萧影帝,我也没想到。”

    “不怕狗仔拍到将你送上头版头条?”

    “陆董有手法,我萧家也不差,我的绯闻不是那么好上的。”

    陆泽讥讽地牵了牵唇角:“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句话,不适用一切联系,萧影帝对我的歹意从何而来?难不成是由于暗恋我老婆?爱而不得,心生妒意?”

    哐———— 大厅里正在工作的人听到二人这么劲爆的对话一个没留意打翻了桌面上的水杯。

    这是什么劲爆的音讯?

    陆董成婚了?

    萧影帝暗恋京港首富的老婆?

    这事儿要是卖给狗仔,暴富啊!

    何愁下半辈子没钱花?

    陆泽抬手吸了口烟,走到大的工作区顺手在烟灰缸里将烟按灭。

    “萧老爷子要是知道你喜爱上一个有妇之夫,会不会打断你的腿将你关起来?”

    “萧影帝,首都的豪门只需你想要,随意勾勾手,多的是人前赴后继脱光了往你床上躺,何须想念他人老婆呢?”

    “陆董,依我对她的了解,只需是她诚心喜爱的东西,必定会公之于众的,陆董一口一个你老婆,不过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隐形人算了,指不定哪天就下岗了,我等着.......”

===第551章 别跟我怨夫似的惹我心烦===

“江老爷子是吗?有人说你成心 人,跟咱们走一趟吧!”

    察站到老爷子跟前时,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脑海中满是白芸刚刚说的那些话。

    她究竟是怎样知道的?

    这件作业只需他跟老太太两个人知道,且做的极端荫蔽,不存在会有第三个人知晓。

    最初做这件作业的时分就连恒清他都没有奉告。

    “ 什么人?”

    “白在医院报 说你将她打流产,有这回事?”

    “我不知道她怀孕,更不知道她流产,”老爷子心境强 ,没有半点想供认的意思。

    察点了答应,冷笑了声:“我发现你们这些上层社会的人,只敢玩儿,不敢供认啊,人家都拿出视频来了,你还扬言不知道?一把年岁半截入土的人了还跟自己的孙媳妇儿过不去?欺压人家小姑娘一个人没娘家是不是?”

    “少跟我废话,要么你自动跟咱们走,要么我带你走,别跟咱们比比叨叨地浪费时刻。”

    恒清见此,在边儿上看着 促的老爷子,一言不发,眼睁睁地看着这群人将人带走。

    而老爷子临走前,目光落在恒清身上,如同想说什么。

    .......

    来日清晨,走廊里的医护人员正在做查房的预备,乔熏穿戴黑 羽绒服,戴着帽子口罩将自己裹得结结实实地呈现在医院。

    推开病房门,原认为白芸还会再歇息。

    成果没想到,一进去,这人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原本顺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精力萎顿,瘦弱不胜。

    “我就知道你会来,”白芸连头都没滚动,仅是靠鼻息间那股子了解的香水味儿就知道来者是谁。

    乔熏反手带上门,将手中的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鸡汤。”

    “谢谢。”

    “老爷子现在在 ,你应该去拾掇他,不应来我这儿浪费时刻,”究竟,乔熏一开端的方针就很清晰,要江家完蛋。

    江越安现已被他们控起来了,老爷子一完,江家就树倒猢狲散,身边跟着他们的那些人,不用说都会自己跑掉。

    到时,江家缺乏为惧。

    “你想要什么?”乔熏没有答复她的问题,而是问了这么一句。

    她这些年被江越安管控着,空有豪门少夫人的名声没有实 ,手上没有任何房产、金钱,眼下江家倒了,留下来的那些工业天然不会到她手上,假使她想过好 ,很困难。

    乔熏这话,也是发自内心问的。

    白芸很惊奇,侧眸望着乔熏:“我想要什么你都给?”

    “你说说看。”

    “我要脱离京港,两百万。”

    乔熏眉头一皱,两百万,在京港买套老破小都不行:“你能够再考虑考虑,两百万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只包的钱。”

    乔熏这话的弦外之音,能够多要。

    白芸扯了扯唇瓣:“够了,能脱离这座牢笼我现已很满意了。”

    见她固执,乔熏点了答应:“你想清楚就好,下午我让人送钱来。”

    ........

    “凛哥,问了乔熏作业室那儿的人,咱们嘴风都很严实,什么都问不出来,”萧北凛模模糊糊觉得乔熏出事了,但听凭他动用各种联系都查不出来,更张狂的作业是,网上现在对乔熏二字像是 药,发就封号。

    一时刻,人心惶惶。

    文娱圈里世人猜想不已。

    能做到如此,又怎样或许是戋戋一个陆泽能办到的?

    “我看这种作业陆董一个人也办不到啊,咱们要不要问问老爷子?”

    “问什么?怎样问?让他知道我心系一个已婚妇女?”

    萧北凛想也不想,直接怼回去。

    京康被怼得哑口无言。

    默了半晌才嘀嘀咕咕开口:“总算敢供认了。”

    萧北凛正动火着,电话响了。

    那侧,萧家老爷子的动静传来:“在京港?”、

    “在。”

    “江家那儿来音讯说江家老爷子在京港出事儿了,你去看看什么事儿。”

    江家?

    陆泽?

    萧北凛明晰,抄起沙发上的外套出门,多方刺探找到 时,报出江老爷子的姓名, 里的人看他的目光都较为奇怪。

    “什么联系?”

    “朋友。”

    “那等等吧!”对方言语间带着不耐烦。

    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萧北凛看见审问室的门被人摆开,一袭黑 大衣的男人从至暗走到至明,阔步而来,将 的走廊当成了自己家似的,悠闲自在。

    陆泽看见萧北凛时,夹在指尖的烟悄悄隔空抖了抖烟灰。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萧北凛对陆泽的防备之意尽显无遗,而后者,大约是坐着正牌老公的方位,较为漠然。

    “没想到在这种田方能见到陆董。”

    陆泽抬手抽了口烟:“能在这儿见到萧影帝,我也没想到。”

    “不怕狗仔拍到将你送上头版头条?”

    “陆董有手法,我萧家也不差,我的绯闻不是那么好上的。”

    陆泽讥讽地牵了牵唇角:“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句话,不适用一切联系,萧影帝对我的歹意从何而来?难不成是由于暗恋我老婆?爱而不得,心生妒意?”

    哐———— 大厅里正在工作的人听到二人这么劲爆的对话一个没留意打翻了桌面上的水杯。

    这是什么劲爆的音讯?

    陆董成婚了?

    萧影帝暗恋京港首富的老婆?

    这事儿要是卖给狗仔,暴富啊!

    何愁下半辈子没钱花?

    陆泽抬手吸了口烟,走到大的工作区顺手在烟灰缸里将烟按灭。

    “萧老爷子要是知道你喜爱上一个有妇之夫,会不会打断你的腿将你关起来?”

    “萧影帝,首都的豪门只需你想要,随意勾勾手,多的是人前赴后继脱光了往你床上躺,何须想念他人老婆呢?”

    “陆董,依我对她的了解,只需是她诚心喜爱的东西,必定会公之于众的,陆董一口一个你老婆,不过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隐形人算了,指不定哪天就下岗了,我等着.......”

===第552章 九年动作片教育吧===

方周刚从外面办完事儿,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直呼好家伙。

    敢这么跟陆泽叫板的,京港也没几人啊。

    走近一看,嚯——这不是乔熏cp吗?

    最近 里人追他跟乔熏的那部古装剧追得要死要活的,精力都不正常了,

    没想到.......

    “萧影帝,天啦!这不是萧影帝吗?我最近一向在追你跟乔熏的那部剧,你俩几乎太般配了,cp感十足啊!咱们能合个影吗?”

    方周:“ !”

    方周心里的惊惶还没落地,跟着他一同进来的女同事见了萧北凛跟见了香饽饽似的冲上去,拦都拦不住。

    萧影帝听到这段话,寻衅地看了眼陆泽。

    后者脸 丑陋,垂在身旁的手悄悄缩紧。

    睨了眼方周,跨大步脱离。

    ........

    喵呜————

    浦云山客厅里,乔熏正躺在窗边的懒人沙发上晒太阳。

    布偶猫窝在她身上。

    一人一猫正模模糊糊地,忽然觉得 口一轻,随之而来的是猫的惨叫声。

    “怎样了?你不是去见江老爷子去了?他惹你了?”

    “昆兰,茶,”陆泽答非所问,喊了声昆兰,后者端着茶杯过来时,这人才道:“你猜我在 见到谁了?”

    “谁?”

    “你猜!”

    乔熏:.......“我前男友?”

    “前前男友?”

    “前前前男友?”

    乔熏说了几个答案,后者都没什么反响,索 摆烂了:“那是谁?”

    “爱说不说。”

    “萧北凛。”

    “见了就见了,你回来找我撒火干嘛?”

    “我是你的出气筒吗?我在外面见到那些眼巴巴地往你身上倒贴的女性的时分也没回来作你啊,陆老板,我要是像你这样,你早死八百回了。”

    “离我远点,别跟我怨夫似的惹我心烦。”

    乔熏厌弃完,挥了挥手,让人走远点。

    陆泽看着人这样,无名怒火从脚底板爬起来升上脑门儿,脸 益发的黑得可怕。

    昆兰见此,恨不能给自己穿件隐身衣,将自己给藏起来。

    公然,许总说的不错,这二人,温存不了几天就得炸毛。

    “等会儿,”陆泽忍着火气预备去配楼,刚走到门口就被乔熏喊住。

    “你去见江越安?我也去。”

    时机?

    陆泽刚输了一 ,被乔熏吼了几句,这会儿心里正窝着火,见人眼巴巴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穿鞋子。

    邪魅勾了勾唇角:“想去?”

    “想!”

    “求我,求我我就.....”

    “求求你.....”

    陆泽:........

    行,能屈能伸,公然很乔熏。

    配楼。

    地下室暗淡一片,乔熏还没走近就闻到了血腥味儿,脚步声停住,接近下楼时,陆泽朝她伸出手:“怕的话就在上面等我。”

    “这儿是不是有许多冤魂?”

    陆泽伸出去的手悄悄一僵,指尖也在乔熏看不见的当地弯曲了一下。

    死后的徐维听到乔熏问这话时,心里一咯噔。

    站上高位的人,有几人手中是洁净的?

    不说陆泽,不说华晋,便是现在的杨娴。

    只怕也有那种时分。

    乔熏这话一出来,楼梯口的北风随便而起,像是在证明乔熏的话。

    “这儿没有。”

    “整个浦云山也没有。”

    “抱愧,是我多问了,”乔熏认识到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蠢,赶忙开口解说。

    “你想知道的,我能说的,都会奉告你,”

    “什么是不能说的?”

    “说了于你而言会有风险的,我便不会说。”

    有些话,该点到即止。

    乔熏理解。

    铁门被推开时,血腥味儿混着各种屎尿味儿,极端难闻。

    乔熏掩了掩鼻子,刚一进去就看见江越安跟条断了四肢的漏网之鱼似的躺在地上,身上尽管穿戴西装,但此时混着各种令人作呕的东西,让人不适。

    乔熏身上的香水味儿闯入鼻息之间,江越安猛地掀开眼皮。

    这款香水,白芸往日也会用。

    他认为........

    乍见乔熏,后者竟然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幸亏与幸亏。

    有那么一会儿,乔熏心想,他幸亏的应该是站在这儿的人不是白芸吧?

    “你还活着?你竟然还活着,”

    见是乔熏,江越安嗓音沙哑,声嘶力竭,撕心裂肺。

    “我还活着
    “知道我是大

« 上一篇 下一篇 »